图片 2

沟溪乡二13个牛蛙养殖户转产复耕

图片 1

图片 2

自2014年牛蛙整治工作完成后,三门县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对各乡镇(街道)原牛蛙养殖场多次走访,耐心与养殖户沟通,帮助联系转产转业途径。目前三门县已有二十余家牛蛙养殖户转产养殖台湾大泥鳅。

牛蛙养殖带来重污染

由于牛蛙养殖门槛低、经济效益好,一亩地能赚十万多元,从2013年起,该镇共有牛蛙养殖户19户,养殖面积192.9亩。由于牛蛙养殖密度过高、疫病多发,导致病死率高,而无害化处理能力弱,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严重影响,与“五水共治”的要求更是背道而驰。

在去年三门县“两会”期间,有代表提出花桥镇没有自来水厂,老百姓以饮用地下水居多,牛蛙养殖严重污染水环境及周边生态环境,希望政府部门给予整治。此外,浙江海洋学院对该镇开展的一次牛蛙养殖调研活动结果显示,66%被调查者反映受牛蛙养殖影响较大,主要表现在饮用水污染、农业生产、噪音、空气污染等方面,88%被调查者希望政府能整治该产业。

无论是推进“五水共治”,还是顺应民意,整治牛蛙养殖,可以说是势在必行。

由于台湾大泥鳅有生长速度快、养殖周期短、养殖设施要求简单等特点,县海洋与渔业局积极联系萧山、舟山、金华等多处泥鳅育苗企业,帮助牛蛙养殖户引进台湾大泥鳅,进行转产转业。

人性执法得尊重

在花桥镇统一安排下,该镇组织人员在牛蛙养殖场逐一张贴发放通告、土地复耕整改通知书、临时用房限期拆除通知书等,使养殖户知晓牛蛙专项整治的严肃性和紧迫性,也使养殖户对牛蛙养殖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。

但在现实利益受到极大损失的前提下,这种认知远远不够。为了做好这项工作,花桥司法所副所长李紫明、工作人员郑圆月开始了忙碌的走访,每到一户,他们都将法理说透,将感情牌用足,做到将心比心,以情感人。

通过工作,养殖户们开始主动配合,做好自拆。“以前只看到眼前利益,盲目投入到养殖中。虽然此次整治会给我带来较大的经济损失,但也让我明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致富,并不能长久。”养殖户金崇强说。

与此同时,调解员们了解养殖户的切实需求。吕中学牛蛙养殖场有两个棚的牛蛙还较小,如果直接拆除必然血本无归。于是李紫明特意与镇里领导进行了沟通,帮助延缓一个星期再拆除。

没了后顾之忧,养殖户自然更加配合,招小工、拆大棚、卖废品……截至目前,花桥镇19个养殖户的牛蛙养殖棚全部拆除,并实现零上访、零强拆、零行政成本。

从2014年开始,县海洋与渔业局根据需求调查摸底,每年制定水产养殖相关培训计划,帮助牛蛙养殖户提升再就业技能。

帮助转产获民心

牛蛙养殖棚的顺利拆除,只是意味着这个工作进行了一半。在李紫明、郑圆月看来,要想真正让养殖户心平气和,还要做好各种后续工作。

“拆除牛蛙养殖场后,我们允许养殖户就地转产,让他们找到新的致富路。”李紫明分析道,既要防止死灰复燃,又要积极引导。

该镇下洋毛村的陈武坎、毛华来表兄弟俩都是牛蛙养殖户,共养殖牛蛙20亩左右。自镇里全面整治牛蛙养殖后,兄弟俩就决定就地转产。为此,郑圆月主动和他们谈心,帮助分析当下的市场行情,了解他们的经济能力。

“一开始打算种铁皮枫斗,也去外地考察过,后来觉得回本太慢又放弃了。”毛华来说,在郑圆月和镇上干部的建议下,他准备尝试种植苗木。

截至目前,该镇共有七户养殖户要求就地转产,并与镇里签订了协议。“有打算养泥鳅的,有要养淡水鱼的,有种植其它经济作物的,只要养殖户有疑问,我们一定为他们做好服务,这样他们才能真正从牛蛙养殖业中走出来。”

如果您有更多关于牛蛙的信息想要知道,可以点击查看农业之友网站牛蛙频道详细了解,希望能够帮到大家。

尽管许多转产户已经过培训,但转产户的技术需求并非一成不变,不同时期会遇到不同的问题,需要不断地技术更新。2014年开展牛蛙整治工作以来,至今已经开展了三期转产转业培训班,共计培训120人次。今年上半年,县海洋与渔业局邀请国内台湾大泥鳅知名专家、浙江海洋学院水产学院副教授储张杰为转产户做专题授课,并到养殖塘现场指导。经过这次“强化班”的学习,众多转产户的技术水平有了质的飞跃,有些甚至开始着手开展台湾大泥鳅育苗试验。

据了解,目前牛蛙市场行情差,收购价格仅为2-3元/斤;而2014年三门县台湾大泥鳅养殖平均亩效益3-5万元。“幸亏去年政府关了我的牛蛙场,不然我今年要亏死了,养殖成本要5元一斤,现在2-3元一斤,还不好卖!”一位转产户透露,“去年到外地继续养殖牛蛙的几位老乡今年也亏了不少。”

如果您有更多关于牛蛙的信息想要知道,可以点击查看农业之友网站牛蛙频道详细了解,希望能够帮到大家。